抱尾猫

[コ·ハ·ル·ビ·ヨ·リ] -end-

“『花吐症』。

都市传说一般的病症名称正在网络上流传。全名是『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病因是无法开口的暗恋,”

天啦这么浪漫温柔的设定!被击沉。 


[Ero]x3:

现实向,清水,年龄设定是二十代出头。

标题是很喜欢的一首CW曲。


=============================



一开始,堂本刚并没有怎么在意。

 

每逢季节交替,莫测的天气总是会让刚感到不太舒服。感冒也是常有的事,不过吃过药咳上两天也就过去了。

 

不过这次似乎病症来的有些汹涌,吃了药也不见缓解,断断续续地咳了三天也没有痊愈的迹象。

 

刚带着倦容来到休息室,推开门的时候喉咙深处猛的传来异物感,他下意识地捂着嘴咳了起来,身体不受控制地剧烈抖动,甚至有泪水沁出了眼角。

 

等症状缓和了下来,刚抬眼的瞬间,正好对上堂本光一从F1杂志上转来的视线,带着些探究的意味。

 

“早上好。”

 

没想到一向晚起的相方居然到得这么早,才止住不适的喉咙发出的声音带着些潮湿,刚对着光一轻轻点点头。

 

“早。”光一点了下头,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到面前的杂志上。

 

刚坐下来,拿起放在一旁的吉他摆弄起来。整个休息室只剩下翻动纸张的声音和偶尔一两声吉他的和弦。

 

两声敲门声后,有staff推开门探头进来。

 

“光一桑,制作人请你过去商量点事情。”

 

“我知道了。”

 

staff又带上了门,刚低着头专注着怀中的吉他,染上各种肆意色彩的指尖在琴弦间跳跃,拨弄出清澈的琴音。

 

——在脸上传来冰凉触感的瞬间戛然而止。

 

光一的手指贴在刚圆润的脸颊上,轻轻捏了捏。

 

“太难受的时候要和我说。”

房门开了又关,又回归寂静的休息室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下一秒,剧烈的咳嗽声撕裂了平静,喉咙里的痒意越来越浓,甚至伴着疼痛和强烈的反胃感。刚整个人缩成一团捂着嘴颤抖,眼角发红,有什么东西咳了出来。

 

刚摊开手掌。

 

鲜艳的,柔软的,带着湿漉漉的水光。

 

那是一朵染井吉野。


 

+++++++++++++++++++++++++++++++++++

 


『花吐症』。

 

都市传说一般的病症名称正在网络上流传。全名是『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病因是无法开口的暗恋,那盛开的花朵便像是压抑的单相思凝结而成,不能忍耐不能解释,仿佛身体深处种着茎干,只能弯着腰扭曲着表情用难看的样子将花瓣咳出来。娇嫩的花朵看似美丽却并非天然无害,长期不进行治疗便会死去。

 

无药可解。

 

而唯一的治疗方法——

 

与两情相悦的对象接吻。

 

刚盯着屏幕呆了半晌,将手机扔到一边,深深叹了一口气。

 

从第一次从嘴中吐出染井吉野,发病已经越来越频繁。好在自己最近身体状况不佳的事情周围人都清楚,只要面露苦色地摆摆手,也就搪塞过去了,经纪人那边也只当是自己因为换季而来的感冒持续的时间稍微长了点,并没有深究。

 

但又能瞒多久呢?

 

刚已经意识到他发病的病因就是那个和他相处已经超过人生一半的相方,堂本光一。仔细想想,病发那天就是因为在一起的工作,光一对自己的温柔关怀。而这几天几乎一直在一起工作,频繁的见面与接触让刚的症状越来越明显,他在光一身边的时候只能尽量不开口说话,否则只怕一张嘴便是汹涌的花瓣。

 

刚在这几天学会了将充满口腔的花瓣咀嚼再吞下去。

 

花这种东西并不好吃。

 

花瓣被咀嚼渗出的汁液,接触到舌尖散发出绵长的苦味和淡淡的酸涩。那一丝微弱的花蜜甘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甚至对比之下苦味更加盈满口腔,直把人逼出眼泪。

 

刚想过尽量避开光一来减轻痛苦,偏偏最近正值新单曲发售,几乎每天都是两人一起的工作。他那个以冷淡出名的相方看到他在待机时都几乎不说话身体不适的样子,在工作时便尽量将话头都揽到了自己这边,让刚能多些休息的机会。

 

但是光一那无谓的温柔反而更像是帮凶。

 

对所有人冷淡,只对你温柔。

 

这像是给在身体深处的根茎施予无上的养分,愈发娇艳的花瓣不断涌上来,而难以言喻的苦涩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

 

会死。

 

因为单恋,无解啊。

 


++++++++++++++++++++++++++++++++++++

 


『刚桑最近状况不好的样子,光一桑说有什么工作上的问题都去找他,让我们不要来烦你。你们感情真好呢。』

 

被相熟的staff这么说了。

 

刚下意识的用手指缠绕上发梢,露出可爱的笑容算是回答。

 

感情很好吗?但似乎说不上是朋友,要说只是单纯的同事也不对。说不清道不明的,若即若离的距离感。

 

『那家伙私下的时候在干些什么,完全不知道呢。毕竟,我们没有彼此的联络方式嘛。』

 

节目上的固定台词,然后主持和观众就会瞪圆眼睛喊着『怎么可能!』

 

其实也不算说谎。

 

住址和手机号什么的,曾经是知道的,但是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知道了。

 

忽然一阵带着凉意的风打断了刚的思绪,开门进入休息室的是光一。刚感到喉咙深处又痒了起来,于是紧紧地闭起嘴巴,低头假装在研究摆在面前的时尚杂志。

 

“怎么脸红红的?发烧了?”光一的手无预警的探上刚的额头,带着室外秋意的体温有些凉,“我说你啊,总是乱吃药,病才会一直不见好。我去和经纪人说让他带你去医院吧。”

 

“没事。”刚没有抬头,轻轻扭头躲开了光一的手。

 

光一的声音低沉好听,刚却觉得好讨厌。

 

全世界最讨厌。

 

花瓣越来越多,已经越来越难吞咽了。

 

 

++++++++++++++++++++++++++++++++

 

 

说起来这真是一件意外。

 

结束两人一起的工作,按行程接下来是刚一个人的广播录音。

 

经纪人带着为难的神情不断道歉,保姆车突然抛了锚,一时半会儿是绝对不可能修好的,于是只能拜托刚看看能不能坐出租车过去。

 

“我送刚过去吧,正好我今天有开车。”坐在一旁本来沉默的光一突然开了口。

 

“真的吗?那就太谢谢光一桑了。”

 

经纪人感激得不断鞠躬,刚想开口拒绝却被花瓣堵住了嗓子,只能点点头。

 

算了,忍一忍就过去了。

 

于是刚就这样坐在了光一那辆无比显眼的法拉利助手席。

 

已经很久没有两个人在密闭空间单独相处了,这让刚有些无所适从,更别提他还有那个怪病,而病源就坐在自己身边。

 

初冬的阳光透过密闭的车窗投射进来,温暖的车厢内刚觉得自己似乎比往常更加敏感。

 

光一身上清爽好闻的气息直冲鼻腔,刚双手交叠死死捂住嘴,强忍着不把花瓣吐出来。

 

比想象中还要辛苦。

 

花瓣源源不断地涌上来溢满整个口腔,就算再努力地咀嚼吞咽也比不上涌出的速度。花瓣抵住喉头,苦涩的汁液顺着嘴角滑下,沾湿整双手掌。

 

“刚,你怎么了?”光一的声音明明就在旁边却又好像比什么都要遥远。

 

不要。

 

不要过来。

 

要死掉了。

 

终于再也撑不住,淡粉色的花瓣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喷薄而出,从指缝间落下,若有似无的花香盈满整个车厢。

 

“不要……不要看……”前所未有的羞耻感让刚急得眼中蓄满了泪水,捂着脸不住的摇头。

 

下一秒,音节却被一个有些冰凉的触感截断。

 

探入口腔的舌尖带着冬日暖阳一般的气息,原本还堆积在口中的花瓣在刹那间消弭,只留下淡淡的甘甜。

 

恍惚间,刚觉得仿佛又出现了花瓣,转瞬便消失在唇齿间。

 

 

 

++++++++++++++++++++++++++

 

 

 

花吐症。

 

其实是传染病来的。

 

 

 

 

-End-

 

 


感谢看到最后。

这篇文的灵感源于一个梗,来源是松田奈绪子老师的漫画。

花吐き病:设定为在亚洲传播,说话吐出花瓣的一种症状,如果长期不进行治疗将会面临死亡,可惜的是该症状无药可解,治疗方法为和喜欢的人一吻,且吐出的花瓣触碰者会传染。


就觉得这样有些奇幻的设定和现实结合起来会很美妙呢,于是写了这篇文,如果大家能喜欢那就最好了。


题目用了小春日和这首歌名,除了因为很喜欢之外,另一个因素是小春日和这个词本身的意味很有趣。

看字面意义是讲春天,实际上却是形容初冬。因为初冬天气晴朗,阳光照射下来和春天一样温暖,总觉得很适合ftr的感觉。

结尾藏得小伏笔不知道大家发现了没有,这其实从头到尾都是两情相悦的甜蜜故事哦^ ^


p.s.一直以来都很感谢大家温暖的评论留言和鼓励,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喜欢是我完全没想到的事,我会继续努力的,谢谢大家!



评论
热度(675)